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7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今日魔衍生文 - 悠久之月



面對為真相而混亂著的友人,更正,是部份的真相,你突然有點想笑。

這是在倚老賣老嗎?這樣對待年輕純真的心呀...你從來不覺得涉谷的純真有什麼不好的,那樣近乎盲目的信任有時也是很好的武器。

和累積了4000年的深沉不同。

你真的笑了出來,原來你想笑的是代表真相的自己。

「不用那個表情呀,那又不是我。」

「就像看電影一樣呀,涉谷,你會為了劇裡面的人感同身受,但不會成為他呀。」看著似乎恍然大悟的朋友,有個聲音果決而吵雜的喊著:

說謊!

沒有理會那個只有自己聽得到的斷句,你知道自己笑得更開,一字一句清楚的敘述著:

「我就是我,就是村田健呀。」

殘缺的事實,像用刀子切開肉塊一樣的明快,你似乎還能看見手上刀刃反射的金屬光芒。

你知道向來直來直往的朋友會全盤接受,完全的相信著,多純真的人呀,你笑著。

不變的笑容,只有你知道那是種像慢性毒緩慢擴散的自嘲。

說謊!

沒有說謊喔,只是沒說出全部而已。

你喃喃的說著,和空曠船艙中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迴響說著。


漫長又短暫的4000年呀,因為如同轉眼間已過了4000年而短暫,因為無法遺忘而漫長。

人由際遇而發展、延伸,和無數的相遇與接觸而形成了不同的、名為「人」的個體,所以我不是那4000年來的任何一人,只是在地球上度過16年人生的村田健,涉谷有利的國中同學兼現任好友。

所以4000年來都是大賢者。

如果繼承了同樣的靈魂,同樣的記憶卻產生出不同的個體,那麼靈魂到底是什麼呢?

從出生之刻就知道了——不,應該說是有意識之刻就知道,賢者,自己以是這個也不是這個的身分度過的記憶,以及將承續的下一段生命。

像是半永恆般活過漫長4000年的大賢者。

雖然其實4000年對於永恆來說還太過渺小,不過對人類來說已經過多了,你持續著這般被廣闊記憶沖刷的過程,滿溢的容器不斷往外拋離著碎片,模糊的、深刻的都向外,不再回頭的離去,只留下一個唯一確定,並且存在意義的語彙——賢者。

沒有哪一段記憶能深刻過真魔國的大賢者,那段最接近也最遠離永恆的時間,沒有哪一段能超越...使這個靈魂跨出漫長歲月的選擇。


時光的洪流不停歇的奔流著,沒有人能在祂的崇高之中保持溫度,但祂也並不寒冷,只是逐漸汰選成一種沒有溫度的莫測高深,像永恆本身一樣,但終究並不相同。


「人腦真的很不可思議呢。」涉谷嘴裡還咬著半截炒麵麵包,口齒不清的說道。

「嗯?」

「雖然你本來就比我聰明,可是想到同樣大小的腦袋裡,竟然有我數十...還是百?倍的記憶,就不禁覺得很厲害呢!」

是阿,不可思議,這難道就是4000年來自己不曾轉世成其他生命的原因嗎?也許只有人這種莫名複雜,莫名矛盾的生物才適合作為執著的大賢者的容器。

執著。

為了什麼活了這麼久呢?

那也許是那個不知何時起,經常夢到的記憶的碎片。

在深沉闇夜的皇宮裡,那個空曠的房間,華艷的鮮紅王座只讓它顯得更空曠,像是說話都會激起一陣陣空氣漣漪的空。

所以那個金髮碧眼的王說的話也該是迴蕩得無聲的,張揚的金色讓你分辨不出那天的月亮明不明亮,還有如同欺騙的蔚藍青空般的眼眸,他的存在本身似乎就是為了要讓你混淆,話語,時間,想法,還有其他的什麼,多少次回憶似的夢,你也只記得那是個夜晚罷了。

他的確說了什麼,脣形牽動卻聽不見,你知道他有說的,只是這個夢理應是無聲的,所以像被曚住雙眼般,你也讀不出他清晰無比的脣形。


「我弟弟的友人。聽見這個戲謔般的稱呼你笑了,雖然笑容加上笑容就會顯的虛假,可是你不介意在看穿你虛假的人面前表現,即使那是他自以為的看穿。

因為那也是真實,所以他看不穿那虛假。

於是你回答

我朋友的哥哥。

只有你知道這也是計畫的一環,也只有你知道,其實沒有所謂的計畫。



好懷念哪。」你閒適的用著適當的笑容說出台詞,而且一點也不吃驚突來的喊叫

『說謊!』

4000年很長,其實這裡沒留下什麼給你懷念,唯一一樣的也許是箱子吧。

變得有王宮的感覺了,你想著那個無聲的房間不知道還在不在,但也只是想想,你知道那個房間不存在過那裡。


真王廟

你為著過去熟人的名字成為冠詞的荒謬感到愉快,尤其是那個人還「存在」的時候。

「總是待在這,你這4000年過的可比我無趣多啦。」你聽著自己的聲音穿過水流而迴響,那幽遠的藍光和你一樣清楚他不會回答,你只是覺得這裡還算是自言自語不錯的地方。

你只是在說給自己聽,聽清楚賢者、村田、4000年來的身分都只剩賢者而已,包括賢者之所以存在的其他記憶都不在了。


「我的大賢者。


很清晰,沒有王座的他和王座上那晚重疊,明快的把最後的碎片拼上,記憶和現實一起說出了那個原因。

真王的大賢者,4000年前你選擇的身分,4000年的沖刷後,你唯一剩下的東西,在漫長漫長的時光和那短暫的一秒之後,你只剩下「大賢者」這個枷鎖了,那是唯一讓你保持意識,保持其存在的鎖鏈。

你笑了,自嘲的慢性毒在倒數劑量。

為了失去大賢者,已經算好了27代份的致死量。

你想到你也只知道那是個夜晚而已,而你終於花了4000年能把它遺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