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5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僅將薔薇獻上予 (法叔生日賀☆法英)(H含)



完全想不出來。
暴躁的揉亂第五張公文及自己的頭髮後,亞瑟終於覺悟到這整個上午在思考以及放棄思考循環的徒勞。
於是他決定去找人問問看意見,作為參考。
首要目標就是他在學校少數,也可說是唯一受到承認的朋友。
某個腦袋只裝有藍藍路和KY且自稱HERO☆的笨蛋不算。

面對突然的提問,菊一貫有禮而謹慎的回應道:
「法蘭西斯先生嗎?不過我以為沒有人比亞瑟先生更瞭解了吧...畢竟你們是...」
話還沒說完,面前的人已經想徒勞的否認。
「誰、誰和那傢伙在...」
「不是交往,你們已經是校園公認的夫婦了,還是熟年倦怠期的。」就算傲嬌也無法挽回眾人公認的事實喔。
「......。」面對如此精闢的見解,亞瑟完全無法回話了。
「而且說到那位想要的東西...」餘韻悠長的語尾,配合沈重卻又透著委婉的表情,瞭解他的人心裡答案已昭然若揭。
「...我明白了,是我不好,不該問你這個問題。」
「不過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這有些服裝或道具。」
見亞瑟看來一臉疑惑,於是他又補上了一句。
「對於增進夫妻生活情趣及情感交流很有幫助。」
「...謝謝,我想不用了。」

然後他想了一下,只好去找羅德里希,雖然交情不深,但總還算是個值得交談的對象
「那個笨蛋先生嗎?」
「雖然不想質疑你的品味...」
「我並沒有...」
「一對孩子都養大還自立門戶去了,你還有什麼好辯解的嘛?」
他竟然忘了這個總是和羅德里希形影不離的危險人物,伊莉莎白。
「......。」不管是無從辯解或是不知道該從那開始反駁起,他都不太想和這女人說話,把柄只會被越抓越多甚至隨她的喜好膨脹而已。
於是他謝過羅德里希的甜點和茶之後便離開了,勉強自己用優雅有禮而不是逃跑的速度。

「那個大叔嗎?他上次生日送了我個逼—的東西,我想就拿差不多的玩意或把原本那個逼—丟回給他吧。」
「啊!早知道就把你上次送的司康留下來一併放進去!」聽聞此言的亞瑟笑容燦爛,如果沒有額上的青筋就更完美了。
...妄言的結果就是受到學生會特別條例(機密)的處置,數日消失在校園中。
「法蘭西斯先生嗎?我想還是楓糖漿吧...他好像說作甜點很不錯用挺喜歡的樣子。」

「當然是蕃茄啦,我來挑一箱特別漂亮的吧。」
「給那混蛋太浪費了啦!」

「法蘭西斯哥哥嗎?我會準備很好吃的PASTA喔~~!」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啊哈哈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所以就分他一個幸福熊貓吧~~我可沒有因為阿西要我清倉而難過喔哈哈哈~~」

「要魚嗎?很新鮮喔。」
「...你下去吧,還有,把那條魚放回庭院的水池。」

問的人越來越不計親疏,不過得到的答案似乎也越來越沒有價值了。

「咦,禮物,給我的嗎?」
「對啦快點想啦你這白痴不要就算了!」最後還是別無手段只好來詢問本人的他顯得格外暴躁。
「嗯~~哥哥我需要的只有愛啊。」
「不然,小亞瑟你今天一天就試著不用暴力表達對哥哥的愛吧~」
「......。」為何最近他總是落到無言以對的境地呢?
彷彿很愉快似的笑臉顯得耀目,最後他握緊的手還是落敗似的鬆開了。

中庭,陽光溫和,天氣涼爽,樹蔭繁多的情侶聚集地。
這裡地上的閃光通常比太陽耀目,其實氣候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來,親愛的,啊~」
「......。」忍耐著張嘴而不是給他一拳的衝動,他開始覺得在大庭廣眾之下作這種事簡直比當場熱吻還要丟臉。
「你能不能安靜點吃飯?」
「咦,你不覺得這樣感覺更恩愛嗎~~」
「來,換你嘍小亞瑟~」
他接過叉子的手顫抖了片刻,內心卻是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天人交戰,終於,他下定了決心。
他扯過了他的領帶,就在包括法蘭西斯在內的所有人都以為他要給他一拳的時刻,吻上了他。
不只是唇瓣相觸罷了,他的舌端也持續著探索,法蘭西斯也很快的反應過來給予回應,濕潤的舌尖互相糾纏挑逗,似要吸取更多甘甜的氣息,分開之際,兩人都已氣喘吁吁,滿面潮紅。
連衣衫都有些凌亂,一邊是被扯的,一邊則是某人趁亂毛手毛腳翻開的。
一旁原本圍觀及後來圍觀的群眾們也同時鬆了一大口氣。
「這樣夠了吧,給我回學生會室去吃!」即使吻技過人還是感到相當程度羞赧的會長大人丟下自認凶狠的話語後轉身便走,尚被迷昏了頭到一臉傻笑的副會長終於回神,喜孜孜的收拾起便當。
「喔,好、等等我呀小亞瑟~~」
「哥哥我也愛你喔~~~」
聽到大聲呼喊的亞瑟只是腳步加的更快了,臉上的潮紅卻始終無法退卻。

『那個驚人的場景破了學園的五項紀錄,包含時間、技巧性及張力等等,至今仍是堪稱經典的教材範例。』——不願具名的本田氏雲。

所以放學後學生會長一副極度小心翼翼不想被人發現的被牽著手,從後門出去的樣子反而完全沒引起什麼騷動。
「哼~哼哼~~」
「可惡,不過是牽個手你幹嘛傻笑成這副德行!!」
「那小亞瑟你也不用臉紅成這樣嘛~」
像個笨蛋似的,兩個人都是。
反正...也很久沒這樣了,除了小時候。
在心底碎碎念的同時,他手的力道也幾不可聞的加強了一點。
街景隨著微風撫過流逝,花叢與欄杆的剪影都靜默著,世界突然顯得既接近又遙遠。
黃昏的街道把兩人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連氣息都是昏黃而漫長的。
像是這段路永遠也不會結束。

在對門站定,靜默片刻後,法蘭西斯開口說道。
「哪,直接到我家吧。」
「你不是還要作些準備什麼的嗎?」
「小亞瑟在也可以準備啊~我們又不是外人~~」
想打掉那個噁心兮兮的笑容,手卻怎麼也掙脫不開,於是只有沉默的,看著他用單手打開家門。

「小亞瑟你在客廳等等喔,今天哥哥我會大展身手一番的~」
望著身為壽星卻在廚房忙碌的身影,亞瑟發出了驚人之語。
「...本來想帶蛋糕來的。」
「咦咦!!你、你別嚇哥哥我阿,那樣的愛比暴力更可怕!」
「去你的!是拜託羅德里希作啦,還不是你人緣太差的問題!」
『雖然不好意思,不過恕我拒絕。』
「可惡...我要是想做也做得到阿。」
身邊微妙的散佈開黑暗的氣息,如此的抱怨被有意的無視了,因為推波助瀾會有恐怖的後果,法蘭西斯可不想在一年一度的生日遭逢橫禍。

「吶,拿去。」不知何時出去又回來的亞瑟手上抱著一束玫瑰。
「你家種的?」平常小心的跟什麼似的呢,說起話來比和妖精還輕聲細語。
...要說嫉妒好像是有那麼點,不過也顯得太小心眼了,真不像他阿。
「看、看你好歹需要點餐桌裝飾才送的,給我好好珍惜阿!」
「那哥哥我就收下啦。」的確開得很美呢,小心的將花放進花瓶裡,他又繼續進廚房忙碌。
「大家什麼時候會到?」有點閒得發慌的亞瑟問道,一邊準備來泡杯茶,或者同時看份公文。
「嗯?就只有我們兩個阿?」
「啊?」他驚訝的放下手邊的茶具,幸好剛剛沒失神砸了它。
「雖然婉拒大家的熱情很可惜,不過哥哥我今天只要有愛就夠了嘛。」說的同時,他又端出了一盤料理。
「小亞瑟你會陪我吧?」
眨著眼睛撒嬌的樣子,噁心死了。
即使這麼想著,他還是帶著笑意抱怨
「...蛋糕兩個人根本吃不完吧,又不是那個藍藍路笨蛋。」
「反正也不是那種喜歡家庭party熱鬧的年紀啦。」一邊做著擺盤裝飾,一邊又偷了個吻,法蘭西斯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您只需要坦率一點就夠了。』菊最後說的話,在亞瑟心中打轉。

「...歡」
收完餐具回到客廳的法蘭西斯看到的就是亞瑟把玩著那束玫瑰,喃喃自語的景象。
舉動是還好...不過氣氛相當的不正常。
他已經開始把玫瑰揉碎到酒杯裡了,澄澈寶石般的酒紅在杯中閃閃發亮——等等,酒?!
他今天...是不是喝的太多了?
感覺黑霧罩頂的法蘭西斯輕撫額際,開始想像自己一時失策之下所要面對的育兒失敗牢騷及無視倫理道德的暴亂行動。
「你呆站在那幹嘛?」他轉身回頭,酡紅的雙頰和略為失去焦距的眼神完全證實了他的猜想。
『  。』
頭好昏,某人所說的話語已經在腦中散碎成不可辨識的片段。
「麻煩死了...」
還沒回神的的法蘭西斯轉瞬間就被拉倒在沙發上,誘惑似的唇舌糾纏。
柔軟的沙發和唇瓣同樣讓人沈醉,無人顧及的酒杯倒置在桌上,深紅流瀉,和紛亂的鮮紅花瓣混成莫名惑人的香氣。
和他身上帶著的香味一般,甜美而醉人。
「阿阿,哥哥我今天還真是意外的遲鈍呢。」
分離的雙唇間還帶著銀絲,喃喃地輕語後,他再度回吻。
一手摩挲著腰際,另一隻手已熟練的探入衣擺,尋覓誘人的果實。
「唔...嗯......」被逗弄著胸前的粉櫻,開始細碎的甜蜜呻吟的亞瑟,望著他的雙眸卻亮的不可思議。
低下頭的他開始用嘴一顆顆咬開法蘭西斯胸前的扣子,貝齒也跟著惡作劇似的沿途啃蝕著肌膚,似有若無的接觸搔的人心癢難耐。
一路往下,翠綠翡翠裡的光芒更加強烈,顯得異樣的...色情。
受到追逼的法蘭西斯加快了動作,解開亞瑟的褲子,撫摸起已有所反應的下身。
「啊啊...那裡......」隨著接觸的增加,他白皙的肌膚也開始泛上粉紅。
「這裡呢?」輕咬耳垂,他魅惑的細語,一邊就著濕潤的手滑入後方,細緻的挑弄著。
「嗚嗯、嗯~」不成調的呻吟拔高,他的眼中已開始帶著水汽,煙霧苒苒。
似是想掩蓋過於甜膩的聲音,不接吻的時刻,他就開始示威式的到處留下齒印,容易下口的肩際尤其深刻。
碰上如此兇暴的戀人,他也只好把間斷的疼痛當成挑逗與快感的一種了。
「唔,那裡...可以了......」含糊不清的聲音,語意卻是明確不過。
看亞瑟已經準備好了,正準備調轉姿勢,就受到了阻止。
「作什麼...身為壽星就給我好好坐著!」
他吸了口氣,緩緩的將灼熱埋入體內。
咬著下唇,全身幾乎被嫣紅的水汽包圍,那樣豔麗的姿態讓身下的法蘭西斯也倒抽了一口氣。
雖然想移動,但坐下幾乎已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體內的異物感也使得這樣的靜止顯得焦躁。
「說..坐著...你還真的給我不動、嗚...阿阿....」難耐的喘息著,酸麻的身體卻還是動彈不得。
「噯呀,美麗的事物要好好欣賞才行。」哥哥我是真的被迷的神魂顛倒了呢。
「只看不吃、不符合你的...風格吧......嗯」指尖在背上留下了紛亂的爪痕,語調中也帶著了泣音,更顯得情色的氣息蔓延。
「那哥哥我就繼續拆禮物吧。」
「不過看來已經拆的差不多了呢..只剩下好好享用而已。」把醉人的抱怨和吐息都含入口中,他開始配合著亞瑟挺動。
美好的夜晚不是嗎?
最後還得把陛下抱回房呢。

「早安,我的薔薇。」伴著早餐的香氣,優雅的執起手輕吻,換得的卻是沒好氣的抱怨。
「...吵死了,今天我就可以盡情揍你了是吧。」語畢又滾進了棉被深處,連手也縮進柔軟的白色之中,只有那頭蜜色的金髮散落在外。
「唉呀,要是一直像昨天那麼坦率就好了呢。」無奈的輕笑,寵溺的程度卻泛至了棉絮深處,染紅了碎金底下潛藏的耳尖。

「今天我也一如以往的愛你喔。」

輕吻著得來不易的紅色玫瑰,今天也依舊訴說著愛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