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3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窗(法英)(番外+1)

7/20
雖然我如此深愛著學園和學生會設定...
4#� +iH`  
可是因為我把梗和希望都託付給茶茶了(? :/A7Z<u,  
所以想說來挑戰一下日站看到的年齡差設定...17x14它真的很美不是嗎? `:b*#@  
結果廢材如我把他搞文藝搞狗血去了我對不起原本歡樂的設定Orz 6WG i>  
而且從嬰兒期開始寫我根本是自己找死阿阿——!! jK^Q5iD  
它真的還沒有結束對不起....下篇大概是亞瑟視點 k76`!B  
可是以我那悲哀的產量來講什麼時候出來請不要期待...



F.
uPq@6,+  

k;B[wEW@  
km*Y#`{  
他還記得,那扇窗戶的故事。 9Fy'L#%  
t.+)g-X�  
即使它還沒有結束。 ^J&D)&"j  
}hsNsQ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他們一家剛搬來的時候。 q9dplEe5  
那時他還是個能抱在襁褓中的嬰兒,軟軟的幼小的手和身軀,在母親懷裡,睡得多麼安祥。 Qd~z<U l  
那時的他看起來就是世界幸福的凝聚,在他心裡是這麼想的。 oNIYO*[  
母親鼓動著他上前撫摸他,他看著那短短的細碎毛髮,試探性的滑過,像一片濕潤的草原,卻帶著驚人的溫度。 Qu1&$oO  
然後他張開小小的青翠眼眸,笑著,真的就如草原的微風吹拂過一般。 >|c?ZqW  
那時的他以為,看到了映滿世界的苜蓿草田。 O PzudO  
那印象伴隨了他很久很久,雖然當時知道的,也就是朦朧的綠色和生機吧,明白如何形容,已經是長大之後的事了,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他。 KJV8y"^=Q  
P JATRJ1.  
因為那實在是個短暫美麗的瞬間。 :{N*Z�}]  
p:TE##  
「吶,哥哥我來陪你玩吧?」 ZT@=d$Z&t  
望著呆坐在對窗的小男孩,他忍不住向外喊著。 u.|%@  
只是一點點的空閒與好奇,他已經在那坐了好幾個下午了。 (_|*&au J  
他驚訝的張了張嘴,好像想說些什麼,然而最後楞是沒有出聲。 QK?V^E�  
於是他不容分說的爬出窗戶,跨過對孩子來說略嫌寬廣的距離航向對岸,從那沒關的另一扇窗跳入,狠狠的跌在他身上。 ?5J# yn  
兩個孩子就這麼在地上相望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TWWwj$  
「你為什麼不出去玩阿?」 /M%>M]  
「爸爸和媽媽...都不在。」 2L1y4nnbwo  
「那就和朋友一起阿!」 {o5|(^l  
「你該不會沒有朋友吧?」 @Suz-j(H  
「才不是!我、我...」看到漲紅著臉,已經開始泛起淚花的孩子,他也慌了。 n!4w>h  
不好,怎麼惹哭他了呢? *sOb I(&  
「好啦好啦,那我當你的朋友就是了。」 EjLq&QR.  
「才不用你當呢!」 c'i5, �#X  
混著泣音的喊叫在空曠的房子裡迴盪,刺的人耳膜發疼。 s{@R|5  
「好、好啦,那我們來玩吧!要玩什麼呢?」 ]UkH}Pt'3  
那雙被洗的清亮的眸子靜下來看著他,許久許久,才吐出小聲的答案。 D_d>A+  
「你會說故事嗎?」 d5l42^Z  
:|s8v2am  
望著孩子在花朵、精靈與泉水的環繞下睡去,他忍不住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 xn3 _ ED  
他還是很厲害的嘛。 ~pRgTXbz  
每次,他總是只要求他說故事。 RRt(%Wm*  
「怎麼樣?」 &IQ=M.!r  
「...還好。」 tVRN3fJH  
「真難伺候呢。」 <IZt]P  
無論聽了多少遍,多麼簡單的故事。 ~</FF'Xz  
只要窗裡迴盪著編織夢境的聲音,他就會露出笑容。 r"dIB@  
「...故事是還好......可是你的聲音很好聽。」 '|IcL1c=I  
而他總是要注意聆聽空氣中呢喃的,真正的評語。 `*8}q!.  
%l7[eZ{Y  
他們上的是同一個小學,但是不同年級,教室隔的並不近,所以他們竟然沒在學校遇到過。 ZQfxlzj+X  
後來發現,他幾乎不離開教室,放學後也不與人來往,只是一直望著窗外。 gs'M^|e)  
於是他們的交流就僅限於窗戶到窗戶的那端,通道的秘密來往。 .#yg=t1C  
過去的時候從來沒遇到其他人,安靜的可怕,所以他總是拼了命的和他說話,只怕不能讓房子裡充滿著聲響。 ;@ePu  
就算打打鬧鬧也比那樣冰冷的寂靜好得多。 = 7y-o  
如果他不呼喚,他覺得那個名字似乎就會這麼安靜的消散掉。 :TQp,CEa  
「吶,你在看什麼?」他偶然的問道。 G)7U&B  
因為他覺得,那些蔚藍的天空和雲朵,就像從他的綠色的眸光中飄過一樣,沒有停駐過。 +dCDk* /m  
「不知道...不過,沒有其他可以看的東西。」 PF~@@j  
空蕩蕩的屋內,只散落著幾樣嬰兒時期的玩具,除了床和書桌之外,也真的沒什麼東西了。 ly%^jW  
「也許會看你。」難得坦率的話語,讓他眼睛亮了起來。 gnp.!-  
「偷窺我嗎?」 OR@ 67Y  
「才不是、笨蛋。」 %ztZ#h~g  
「不用害羞嘛,哥哥我的美貌是無人能擋的喔~」 | 1B0  
「...你給我回去。」 *u$aItx  
「看我有趣嗎?」 /!Rva"  
「...比天空好一點。」 t utk*|S  
M XG>|  
「吶,有一天我們一起去看草原吧,一眼過去望不到盡頭的那種。」 1clzDwW  
「為什麼?」 5HbHJ.|r  
「到的時候再告訴你。」 .B`$hxl*0c  
只是想讓你看看,和你眼睛一樣的景色。 :I#.d7`uk  
C@qWour  
<Y)14w%  
他夢見他在哭。 hlVC+%8  
實際上他雖然不是那麼堅強,但也不常哭的。 %E%=Za  
在看不見邊際的蒼鬱森林裡,或是無法吹散的漫天煙塵中。 `ulQ C  
隔著他無法跨越的海洋,如同那扇窗。 j"jssbu}  
那樣反覆的夢境讓他每當穿過窗框時,都感到一種穿越深海浮上水面的呼吸渴望。 bm;iX*~  
=)bOteWM  
Z*Ffdh>*:&  
升上中學之後很忙,他也交到了許多新朋友。 }<G ae5  
那孩子還是一樣,冷冷淡淡的又彆扭得很。 0faf4LzU!  
「亞瑟!」 6%EpF;T`  
「你看,新制服喔!」 QY+{ OCB  
「...那又怎麼樣。」 mTH[*Y,  
「很棒吧?」 tln}jpCw  
「我上中學也會有。」 '5$: #|-  
「那時候我就上高中了,會有更棒的新制服喔。」 $I`,nN  
「......我才不羨慕呢。」撅起嘴,明明就是副不高興的樣子。 G}[$M"}  
「好啦,上中學之後,你就可以自己來找哥哥我啦。」 e>Q:j_?.e  
「我房裡的窗戶可以隨時為你而開的喔~」 z@[n?t!7k  
「誰想找你啊...」那時他沒有發現,他的眼中閃起了小小的光芒。 TbMlYf]It  
那時的他也不會明白的吧。 Uwiy@ T Z  
)$Fw<;4  
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 Rv*x'w ==  
N*w{NB�7L  
在那個冬天,他收了數不清的禮物,參加的聖誕晚會延續又延續。 Ft2 ZZ<As  
七彩的燈泡裝飾蛋糕樹緞帶和歡笑足以把人淹沒。 7Il /+l(  
就像那孩子望了一整晚的雪一般灑落、掩埋。 M>Ws}Y  
他不知道他有沒有哭...那樣的疑惑也早已消融在回憶中了。 imS&N.*3m  
他過了兩三天才發現對面的身影一直沒有出現。 [0NH#88ym<  
一如往常攀爬過去,拉開窗戶,裡面是一如往常空曠的房子。 D2Kh+~l  
空白的一如往常的憂傷。 QEL3b4Vm  
那個孩子蜷縮在棉被裡,一如往常的像個小小的毛蟲。 LTY(6we-  
只有燙人的溫度和紅潮是不同以往的。 zI>,A|yy  
他那時感受到的心慌也是。 _1Iw"K49Qx  
「......。」 `Axn  
被抱起的時候他微微張開了眼縫,朦朧的囈語著的是許多許多妖精的名字。 HQ8;d9cGir  
沒有他,也沒有其他人。 ,}#l0 BY  
那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能做的事有多麼渺小。 G&*2h2,]  
{7X80KI  
直到他出院,他沒有再開過那扇窗戶。 |q:3R_0  
|P]>[}mD  
直到他從幾乎忘卻,卻往往在夢中出現的彼岸而來,他打開了窗,給了略顯遲疑的少年一個擁抱。 R oWGQney  
那雙綠色草原似的眸子暈成一片蕩漾的湖水,他首度發現一些已經太遲了的事情,比如...悄然降臨的溺斃。



7/22
這是好啦隨他去吧的很廢更新... YO!,m<b^u  
看到我又出現了就表示我論文的進度又完蛋了(掩面) QVn0!R{  
是說阿茶你的梗我收下了可是沒有表情...(被打 (%#d._j>fZ  
這章進青春期了它真的好青春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TAT 8kJ k5  
而且發現它又未完了我本來只想寫上下篇的阿阿(搥地 10#!{].#x  
其實我已經不知道後續在何方了(準備逃亡 A ws#>l<  

f=K1ZD  
#0`"gR#+  

A. %4 SREq�  

e982IP  
m/eGnv;!  
J`RNik*>  
他不知道多少次看到他從街上走過,總是那麼張揚,被人圍繞。 K&)a3Z=(.  
他們的關係似乎稱不上朋友,不過也不是兄弟。 |nicvg@  
他其實並不需要他的照顧。 pRU6jV 6e)  
一邊思考著一邊把撲上來的人揍倒在地,他才發現這是最後一個。 %M`|0g}!  
即使還顯得瘦弱,他卻已掌握了許多技巧。 &)X<yd0  
不知為何來找麻煩的人躺了一地,顯得既可笑又可悲,即使是站到最後的自己也一樣。 VuPET  
他就不會這樣吧,那個善於交際的人。 ttsB'|p s  
其實並不特別羨慕這樣的不同。 =TP>Y"  
只是無論如何,他總是走在他的前面。 H9>&"=".  
年齡是不可穿越的距離,最少在目前以來都是的。 b?Jm)  
於是他總是看他離開。 xaS  
ua[npz5  
第一次自己打開那扇窗的時候他是多麼的高興。 2"MI8EK  
幾乎忘卻了那段略顯漫長的看不到他到來與離去的時間。 R:xmcUq}(  
然後在他的擁抱和太過細膩的髮絲與香氣裡,又全浮現了出來,像煙火一樣。 EK#m?O:>  
本應是美麗的,他卻只感到黑色夜空中一波波被薰然的淚意。 E+)Go-rS(  
然後不明所以的一邊揮拳一邊弄濕了他的衣襟。 |pgkl`  
那個時候他們說了什麼,都已經不記得了。 KwHOV$lD;  
.'a�|St  
他沒有詢問過那之後為什麼他不再拜訪,即使他內心裡曾想過數百種答案。 !LJ.L?9qw  
只是對於他還記得的約定而釋然,他想那是僅有而必須的吧。 u�J`&hX  
他總是會打開窗戶,即使他面紅耳赤支支吾吾著就是想不出個拜訪的理由。 6a?y$+pr  
然後度過一個說不清說了些什麼或什麼都不說的朦朧的下午。 8joQPHkI  
他想那樣也好,終於不用期待拜訪又忍受離開。 O0~d6Ba  
即使他很早之前就知道那是無意義的行為,但總無法踏實的做到。 nnG2z@$-  
「喂我說你...睡著了阿?」 j0~3[dyqU  
有時他會這麼睡去,有時只是懶得回答。 JF*g!sV%  
不會承認是在等待那雙像在撫摸動物似的手,或是首聽不懂歌詞卻很美的歌慢慢在空氣中劃開。 tTGK25&�  
在那之後,他就沒有說過任何一個故事了。 V]]qu:Mh8  
rcZ� SC3  
)$B+3f  
他夢見自己掐住他的脖子,緩緩的收緊。 (nD$%/uK'  
實際上他知道自己並沒有嘴上說的那麼討厭他,甚至,稱得上喜歡吧。 9.zQ<k2  
溫熱的喉嚨更顯得自己手的冰冷。 r `&|)Hx  
他喃喃地好像想擠出空氣和其他的話語。 ocqB-C]  
但是最後他什麼都沒有聽到,只是感受到雨滴灑落,一切都被沖刷模糊。 .crM!{<Y  
每當那時他就會驚醒,然後忍不住確認起他們之間的距離,還是那扇窗對著的窗。 TucAs0-bF  
好像接近又足夠遙遠。 'ZH<g8:=@  
>�&vO4L  
i!W8Q$V  
然後他終於回想起,即使他不再拜訪,離開仍然不可能不來到。 O;0<^M/0G  
他追逐上一個又一個的殘影,然後看著他在眼前消散。 zt)PZff/YQ  
「你的廚藝真不是普通糟糕。」 9LEilmPs  
「不想吃就別吃啦!可惡!」 FPMSaN �P  
一次又一次重複的抱怨和回嘴,然而那些評價不佳的料理總是會慢慢的消失在話語中。 g<iwxF  
他是知道的吧,那間房子裡沒有其他人可以分享。 mrhp)yF  
那張皺眉的臉上揚起的溫柔總是讓他忍不住繼續嘗試徒勞的努力。 ~LU 'j  
「唉呀真是的,讓哥哥來教教你什麼是真正的美食!」 c,+(FQ9  
「...你也只有這種長處了。」 0"kE^=  
咬著湯匙,在味蕾化開的滋味讓他的反擊顯得無力。 N^Hn9n  
「以後一個人住可是很有用的呢~」 Ie2w0Cs28  
「一個人住?」 ?BDlB0jxzi  
「上大學大概就會去外地吧...哥哥不在你也要好好吃飯喔。」 !k:zLjtp  
「......。」 (pEnuA  
吃飯什麼的,其實根本無所謂。 <t[Z9s$n  
一個人的話,吃什麼作什麼都是一樣的。 V`gja*Y  
沒有他也一樣。 7cUR.PI#Q  
只是窗戶的對岸少了一個焦點。 %Ye)8+-  
少了一張有他人氣息的床和房間。 3R<ME c  
多了一點時常莫名浮上的隱隱疼痛。 K-2o9No?j`  
~^lH ^J  
「你又和人打架了?」他一邊包紮著,一邊像老媽子一樣不間斷的碎碎念。 Em~7D ]Y  
「不用你管。」這種小傷,其實根本不用他多事。 >W`S(a Mn  
「小亞瑟這麼說哥哥我好傷心哪~~」 OwG6i|q  
「這張可愛的臉可要好好保護阿,真是。」他扳過了他的臉仔細端詳著,莫名的就覺得不自在起來。 {E3xI2  
他才沒有臉紅呢,被他說可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個沒節操的傢伙連路邊的水溝蓋也可以說可愛吧。 y2z{rd  
「我又不像你一樣只有長相有用。」除了常要處理麻煩以外,他的成績可是很好的,才不像這傢伙一樣成天翹課約會。 Zg)_cRR  
「真是的,就是爭風吃醋也沒這麼頻繁哪~」 d{QMST2&  
「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阿!」 p&i.)/  
「哥哥我可不欣賞暴力手段喔,要用愛和魅力☆」 bH'S.RWp=  
「你的意思是打你要先打臉嗎?」 qq OxTG]  
「我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sB?2*S"X)<  
「誰被你教育過了阿!」 0yn[L3x7  
8jRs =I  
「像這樣,由下往上看,臉要貼近點。」 T_eJ}(p  
「這有什麼用?」雖然難得配合他的動作,但是對內容還是充滿疑惑。 5QAdcEcN@O  
距離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時間彷彿暫停了一下。 J5;5-:N  
柔順的長髮,端正的五官,四周飄散著的是他和消毒水混在一起的味道。 VKy5=2&  
和以前一樣是由下往上看著他,卻日漸覺得不熟悉起來。 'qjX$]H  
像是他彷彿凝視卻又很快開始閃爍的目光。 Y=E9zUF  
「...果然不該教你的,忘了它吧。」雙眼被他的手蓋住了,世界頓時黑暗。 EJ`Q8uz  
「喂!到底是怎樣你說清楚阿!」揮開他的手,見到的他已經恢復的和以往一樣。 b vRB  
他有點安心,卻又感到莫名的失落。 r?pZ72 q  
「你還小,你不懂。」帶著戲謔的語氣,他一邊輕鬆的突破阻擋揉亂了他的頭髮。 fz3lR2~G  
這樣的話語換到的是一個極近距離的頭鎚。 DVh)w}v  
y@3Q;~l,  
打開窗戶,出現在眼前的卻不是熟悉的笑臉,而是兩個行跡詭異的傢伙,一個坐得很囂張的少年白,還有一個咬著蕃茄。 )Q]w6he3  
他們三個對望了片刻。 P$ucL~r  
「你們是那傢伙的女友?」 ,hWcytzEw  
「...你哪裡看我們像女的了?!」 KQ{Lt?S  
「...男友?」 tuLH}tkNY  
「是男性朋友!死黨!」 xQU"A2{}>  
「我以為他沒有不純異性,或同性以外的交往模式了...」 E(4w5=8TI  
...只是從來不會帶回房間。 NYB "jKMk  
「那你又是什麼?」 fu R2S70d  
「......。」沒有答案的問題,讓他沉默了下來。 |4mVT&63(  
是什麼,其實也無所謂吧。 !^WHZv4  
「他人呢?」 z%sy$^v@vD  
「法蘭西斯的話,應該在...」 z9DcnAs�  
「喔喔,小亞瑟你來啦。」手上拿著鑰匙,他們是要騎車出去吧? ~<)vKk  
「你們兩個!別把我的床弄的滿是煙味!」他皺起眉訓斥著,他才發現四周瀰漫的是不熟悉的味道。 3FNT|QF  
「為什麼阿~你還不是有在抽?」 6F|j(LB  
「不想污染小朋友嗎?」白髮的傢伙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另一個則是帶著傻氣的笑容看著他。 QlEd6^&  
「...我回去了。」 ?*u*de[,  
「喂、喂、亞瑟!」沒有理會他的喊叫,他已經翻過了窗戶。 FvdeQsc!  
在床上環抱著膝蓋發呆,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 2+Rv{%  
有著他不認識的朋友,存在著他所不瞭解的他,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 DjLL|jF  
0-d>I@j  
夢的出現越來越頻繁,他不想承認卻清楚的知道是因為離開的時間接近了。 ",Cr,;]  
那天醒來卻發現早已習慣忍耐的淚水無可抑制的滴落。 q(IQa@$SR  
他不明白啊,自己,還有越來越熟於意味深長的那個人都是。 $8~e}8dt|  
打開那扇窗戶,凝視著那傢伙的同時,卻沒有餘力去想被發現的話要怎麼辦。 BS 1Ap  
開窗的聲音畢竟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從昏暗的床上坐起。 G}nO@  
「小亞瑟?」 Ea $aUORm  
還沒想好怎麼回答,整個人就被他扯近端詳。 MXtkP1A `  
「...是夢嗎?」拭起淚水,他朦朧的說著,然後很輕很緩慢的抱住他。 ti�@kKz  
像是怕他逃走一樣。 E%N2k|%8d_  
「果然哥哥我還是怕被人搶先呢...」 ;X+X,M  
他埋在他肩頭呢喃著,聲音迴繞不去。 KKe8 ly,  
剛剛凝視他的藍眼睛也恍如夢境。 V9NTs8LKc  
會逃走的明明就是你吧。 "2ru�7Y"  
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又掉了下來,像一場反反覆覆的雨。



7/27
它終於完結了...... 2j(h+?N7k  
這玩意根本是擠出來的吧...文藝狗血到了一個境界了囧 hjO*~  
大家可以盡情鄙視我嗚嗚... !R*-R.%  
惡友組就只是路過阿路過...... P5lqSA{6  
雖然敲碗眾讓我腦補了一下滾床單可是我寫不出來...初H太艱深了(掩面)...等我經驗值夠了再來考慮看看番外(逃) |IunpZV  
還有上次的那篇有個BUG...我忘了哥哥的眼睛應該是紫色?(本家你上色實在太隨性了=  =) H Te<x  
#68;)+=  

i,13b e  
tbnH,*  
-open windows- qO`)F8  

@!&}}"<  
%{6LUn  
R),zl_d_  
「是說亞瑟這名字好熟阿,那孩子看起來也很面熟吶...」 z} '!�eCl  
「難不成是那個亞瑟.柯克蘭?!」總是惇厚的笑臉難得的發青了。 2MA]j�T  
「你認識?」 B3Jgd,[  
「什麼?難道是本大爺睡過頭沒去的那次?...真看不出那個小鬼這麼強阿。」紅色的眼瞳中閃著的是躍躍欲試的挑戰慾望。 <o2r~E0r3  
「你們在說什麼?你們認識小亞瑟?」 +i&6HGK;-  
「就之前安東尼奧被找去幫忙阿,結果十來個人被一個小鬼打的悽慘兮兮,據說回來的都作了好幾天的惡夢。」 /~4"No@  
「你不知道哪傢伙手段有多可怕...嗚喔光回想俺的胃都要痛起來了...」被可怕手段兇暴踐踏的回憶看來真的使他受創頗深,手上的蕃茄都掉了下來。」 VL9-NfeqR  
「結果一戰成名阿,不過上門找麻煩的好像更多了。」基爾伯特事不關己的笑著,法蘭西斯此刻卻無法感受到絲毫笑意。 *&AfR8x_z  
「你們...!我竟然不知道...。」想起近日來包紮的傷口,他已經想馬上衝到隔壁去問個清楚,卻被拉住了衣袖。 v){.Z^_C  
「喂喂,你又幫不上什麼忙,用那張臉去幫他擋拳頭嗎,再說他也不需要你幫吧?」 C0=9K@FCb  
「是阿...我什麼都做不到......。」他失神落魄的回來坐在床邊,將頭埋進掌心裡。 5 ,0d  
「也不用這樣吧,這不像你阿,法蘭西斯。」 74<!&t  
「是阿,對著他,我就無法像平時的自己了...」 (h']a!  
{%w!@-  
想起了之前他望著自己的樣子。 R];Ox e  
純粹而堅定的眼神彷彿可以看透他的一切,銳利的如同心臟被切開一樣。 {;2i.m1  
世界停頓於凝視與吐息之中。 z}SND9-"  
然而,他還不明白那樣的感情吧。 qsw"B*tv`  
看著他時,那份糾纏的模糊的衝動。 _DRrznaw  
讓他忍不住想別開視線。 DN4#H`  
看向那些不會被囚禁的事物。 >k']T/%  
可是果然還是逃不掉阿,名為愛的慾望,還有名為慾望的愛。 y( r1I[W'  
在每一個街角想起他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已經無路可逃了。 QD{:vG g  
_9:@Vl]Q@  
他哭泣的模樣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了。 `n!viW|tB  
那種茫然失措卻只想著忍耐的表情,冰涼的溫度。 eT"Uxhs-}  
除了那份心跳之外,都彷彿昏暗的月光下朦朧的夢境。 v}Wmd4Y'  
「是夢的話多好。」 8OWmzY_=  
如果能在夢裡一遍遍的親吻他就好了。 9T2xU3UyY  
但他連一個擁抱都覺得艱難而褻瀆。 dOa!htx]  
因為擁入懷中的嬌小身影似乎很快就要失去。 gLj?Ys  
他抓不住也無法保護。 Iyk6=&?j  
連陪伴著他都是種倒數的夢境嗎? 1`r| op},  
其實多麼想永遠陪著他一起睡去,即使隔著那扇窗。 vfvlB[  
觸手可及卻又不敢碰觸的距離。 ph30'"[Z}  
hsce:TB  
背上還下著雨,他為何而哭泣,又為何來到呢? O?K./So&  
在這個夜晚用一個俯視打碎他所有的思考。 )@QJ  
其實他明白的,那個孩子也別無選擇。 i3V/`)iz  
他用溫柔編織起的,唯一的避難所。 3_ 2hC!u!K  
是不是遮蔽了他的去路呢? vP]9;mQ  
然而他還是不想放手,因為那是他沈澱而濃縮的獨佔慾阿,僅留的。 w$Ux?y-L  
f'/KMe%<  
深埋著的白皙肩頸有著一道傷口,結了痂卻仍顯得刺目。 ~@M7&%]  
他忍不住輕輕的告解。 ;<6"JP>0  
「對不起,沒辦法保護你。」 8=H?4)()Y  
「誰需要你的保護了?!」他瞪大眼睛,猛然推開了他。 Z] {�@H  
「那種東西,我才不需要!我一個人也可以活的很好...沒有你也....」 z-Hkz  
亞瑟聲嘶力竭的喊著,卻不像是說給他聽的,語尾一次次的追逐拉長,最終卻模糊在洶湧落下的淚珠中。 )+GX<2_  
「對不起。」他再度擁住他,亞瑟卻沒有推開,像是失去了所有抗爭的力氣。 .evM0Dt  
對不起,現在才想起,你唯一害怕的事物只有孤獨。 Uz>Yn&{y6  
那麼,離開之前,就給你禮物吧。 Y@:3 B:m#  
那是我唯一能給你的東西。 )kA2vX^=Z  
「我喜歡亞瑟喔,最喜歡了,所以,想陪在你身邊。」他像兒時做過的一般,額碰著額,述說故事的開場。 .CmL7 5  
「我愛你。」輕柔的吻落在眉間、鼻上。 fv|%Ocm  
「我愛你喔,亞瑟。」 AO8:|?3S�  
很久沒做的凝視著他,像是想把這一刻記憶深刻。 E 8^sy*f  
那樣的話語在他的眸中迴盪,似曾相識的,湖水一般的波紋,美麗的能把人淹沒。 EFNdiv$wF  
就這樣窒息也無所謂吧,他想。 g1dmkX  
許久許久。 -g$O OJB6  
「那就不要走阿可惡...混蛋....騙子。」 W9+h0A-  
他扯過他的領子,然後把淚水和呢喃全埋進抓到的夢裡。 S#hu29D,  
l]/>`62  
;]"n?uo  
「你...你在之前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結結巴巴的詢問著,這副模樣總是讓人忍不住想捉弄呢。 zH'!fhcy  
「那句話?」他露出的笑容滿溢著調侃。 aTr!Be,  
「......可、可惡,那些噁心巴啦的話誰說得出口阿。」 vB]3Xb3a  
「咦—真過份阿~」 Y9/{0TArG  
「開玩笑的。」他放低了音量,在他耳邊呢喃著,然後滿意的看著亞瑟的攻擊前兆完全轉化為漫上的紅暈。 }n !yYh(  
「真怕小亞瑟太可愛了,會不注意就被別人搶走呢。」 <b3x(/  
把最重要的寶物擁進懷裡,說著似真似假的抱怨。 Cd$dnHVh  
「好想留在學校每天和小亞瑟過甜蜜蜜的校園生活阿~哥哥會好好照顧你的喔~~」 /O|Td'Z  
「笨蛋,你不可能連續留級三年吧。」皺起眉頭,他又吐出了些只會刺傷自己的話。 5+J 64_  
果然,還是不想放手呢。 M ,Zm|3L  
「是阿,所以要先做好記號呢。」 Xv`2hf  
閃過綠色眸中驚異的目光,他低下頭,深深吻上那渴望的夠久的唇。 f%`*ba"v  
掠奪著青澀的柔軟的氣息,卻沒有受到抵抗。 ^=aml  
隱隱地,他生澀的回應著,卻很快又敗下陣來,滿面潮紅的喘著氣。 6~:W(E}  
「可惡...我一定會追上你的。」 +,ZU TG  
「哥哥我很樂意陪你練習喔。」 !:]s M-cCt  
「......。」 JL}hOBqfI  
b#?ai3E  
拿著畢業證書,他走向那個身影等待的樹下。 yv6Zo0s<J  
還是副掙紮著要不要裝作沒事逃走的樣子呢。 B,BOzpb(  
「哥哥我很帥吧?」 j?d;xj  
穿越大批支持著的包圍網之後,身上的制服早已破破爛爛了,他卻毫不在意敞開的衣襟笑著。 35]j;8N:  
「蠢死了,笨蛋。」 tu?Z@W/  
「不過我有事先留給小亞瑟喔。」他神秘的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東西。 kz$6}&uk  
「什麼玩意...?」 pQ[o3p!&9  
「愛呀☆」 q>D4ma^  
他略大的掌心裡,躺著一枚晶亮的鈕扣。 TNX%_Q<  
「才不需要這種東西。」 Hz!U_?  
一邊說著,一邊緊緊的收在掌心。 Sug~FV?k$e  
他只是笑得耀目的握起他的手。 @>+^<  
即使遠去,希望我的感情仍然能留在你心裡。 )"i>R ~*  
)=,9`+Zta  
「做、做什麼阿你?!」 w7`@=kVx  
「快坐上來吧,帶你去個好地方。」 ]Nd'%M  
「我沒有安全帽...」 WW8L~4Zy�  
「那就這樣吧,別亂動...阿阿~~~」 79c�9 +  
充滿混亂的過程,好不容易馴服了兇暴的小貓,讓他環抱著躲在懷裡。 *"wD&E?  
多希望道路能一直延續下去呢。 H/v37%p7  
目的地就在不是很遠,卻找尋了很久的地方。 fXXm@tMx>  
舉目望去都是青翠的,鮮活的綠色。 3/SqXu  
一望無際的草原上,風吹的兩人的頭髮飛散交纏。 ~_�l:b  
「你......。」 HNHhMi`w  
「小亞瑟忘了嗎?我好傷心~~~」 <MTY:  
「才沒有,你才...」 *i]Z=  
「阿阿,小亞瑟真可愛~~~」 < &m  
襲擊,反擊,最終兩人都倒在柔軟的原野中,沒有言語。 2Nt]Nj`  
「很漂亮吧?」 '?!<I  
「還...還可以啦。」 ^&w'`-ra  
「和你的眼睛顏色一樣喔。」 }y=n#%|i.  
「......。」 D]>86&  
「以後,再一起來吧。」 -3XnK5  
沒有忽略掉,藏在風聲裡,那聲小小的『嗯。』 B(vz$QE,$r  
還想和你一起去看那扇窗以外的,遼闊的世界。


8/7
它..它若無其事的繼續了,這是番外所以字數少很正常是吧(掩面)
沒有...還是沒有滾床單,請不要抱著過高的期望。
不用你們說我也想生不過暫時還生不出來啊...(遠目)
請等待下回或乾脆忘了它吧(因為會不會出現還是個謎)
目前是遠距離戀愛mode...感覺這次的風格變得有點微妙?
BGM是Rie fu - Romantic
雖然一開始寫的時候聽的不是這個...不過卡文之後都是啊~




inaudible




他其實不太明白幸福是怎樣的東西。
愛也是。
那是一種感受或是狀態呢?
無論如何,都是難以言喻、捉摸不定的玩意。
光是思考似乎就顯得浪費時間。
然則他的確有足夠多餘的空閒需要消耗。

這不是他熟悉的窗戶,不過現在開始他要適應它。
落地的大窗顯得氣勢非凡,居高臨下而寬闊的視野讓人心曠神怡,只要你沒有懼高症的話。
時間尚早,稀稀落落踏入校園的人們如同離群而盼望匯流的魚,帶著一份幻惑的寧靜。
澄澈的藍映上飄渺的綠眸,交織著分不清那一者更接近海洋。
流動的時間、流動的藍色天際、流動的風。
望出去的景色根本不是重點,不習慣都只因為一個原因吧。
找不到視線的焦點。
他閉上眼,把臉埋入書中,試圖忘卻不甘心被制約的自己。

最重要的,極度不願意失去的,渴望陪伴的。
這些過於濫情到使他頭皮發麻的形容真是可怕。
最可怕的是他竟然無法去否定它們。
而且承認它們是個大前提...那樣也許會讓他好過點。
但在這他又感受到微妙的弱勢。
他是特別的。
因為唯一,因為僅有。
他的手指撫摸著手機光滑的表面,跳過那兩個名為親人卻無通話紀錄的號碼,只剩下一行文字,孤單的彷彿一座埋沒而失修的紀念碑。
思考像回音一般在空氣中振動,顯得這個房間更加空曠。
於是一切顯得理所當然。
該死的那傢伙的世界卻寬廣的讓人不滿。
漂浮在想像中若有似無的笑聲混入了雜音。
「...沒節操的傢伙。」
他在書上多畫下『獨佔慾』的選項,然後把那空洞而無意義的結果丟到垃圾桶裡。

『好想小亞瑟阿。』
『還不習慣手機嗎?』
『連假的話我就能回去了。』
『我愛你喔。』
絮絮叨叨的,肉麻至極的,清晰的模糊的,貼附在耳邊的語聲卻感覺全化作了距離。
所以他舉起,又放下,至今還是沒按下過那個小小的按鈕。
明明無法縮短,卻又不想展開讓他感覺雙倍遙遠的聯繫。
他不習慣將思緒懸掛在那一絲飄渺不定的波長上。
彷彿一使力就會斷裂,四散到他追不到的遠方。

他的話語始終是低語的呢喃,編織的意境太過溫柔而顯得虛幻。
『因為我的心和你在一起,所以不要寂寞喔。』
「...怎麼可能啊,笨蛋。」
小小的抱怨聲從被窩中傳來,消融在黑夜裡。
那樣的話語不是說給他聽的,只是對自己,偶然的坦率。
真想打他。
握在手裡的鈕扣染上他的溫度,溫潤而靜默,彷彿就要與身體融而為一。
夜裡的風聲如大海的波濤,搖曳著,讓他沉入夢鄉。

他聽起音樂,雖然遙遠,卻可以不斷不斷的重複,裝出一種旋律貼在耳邊繚繞的幻覺。
跳動的節拍接近心跳,歌詞遊走在現實與夢境之中。
彷彿只為他一人歌唱,永遠。
但始終找不到和他一樣的嗓音。
於是他掩上耳朵,臨摹一遍又一遍記憶的刻痕。
聽到的話,小小的魔法就會消失了。
關於那些曾經忽略如今卻一個個拆解開的暗號。
如果有一天,能給回覆給你的話語。
『   』


那樣的話,能夠聯繫在一起嗎?


掬起一束蜂蜜般散落流洩的金色髮絲。
滑順的感觸在指尖流過又飄散。
他俯身輕輕落下一吻。
「法蘭西斯...?」
「你回來了......阿。」
乘著月光,他倚坐床首,盼望作短暫夜晚的捕夢者。
得到的卻是昏倦中綻開的一個燦爛的笑容。
讓他忍不住再度渴求一個吻,這次是在唇上,細細密密的述說著思念。
「嗯...唔。」
「你...三更半夜的闖來作什麼阿?!」
許久後才分離的唇瓣,已經讓他清醒多了,於是吐出的已經是倔強的抱怨。
即使只有一瞬間,撬開他的防備還是令人欣喜。
而且,笑容的殘跡還沒有藏好喔。
他笑著抱住他,懷裡的身軀顫抖了一下,隨即平靜下來,熟悉的溫暖讓兩人都覺得安心。

看到床邊擺著的東西,纖細的邊框閃耀著光澤。
「眼鏡?」輕輕的發出提問,一段時間沒見,然而他想他應該不至於近視的這麼快才對。
「啊,那只是裝飾品。」
他的視線沒有停留很久,然而語調中卻帶著一種曖昧的遲疑。
「嘛,只是想,增加點氣勢。」
挑起眉,他知道亞瑟一向不做沒有意義的事。
「我當了學生會長。」
「比想像中有用,對於處理各種麻煩。」
沒有說出口的話就如同『一個個作掉太麻煩了。』,帶著一種戲謔的冷意。
「即使你成績很好...我記得那是二年級擔任的吧?」
「嗯,用了點手段。」
似乎想到了有趣的事,他微微泛開一個笑容,綠色的瞳閃著野性的光,美麗但危險。
他為那些被使用了「手段」的人嘆息,希望留下的傷害沒有安東尼奧深。
半開玩笑的幫他戴上,似乎多了點斯文的氣息,被遮蔽的眼眸閃著鏡面的微光。
青澀的面容還未褪去,只是加上了一層若有似無的隔膜。
「完全沒有用呢。」
他閉上眼,語調聽不出生氣或是高興。
「對你這傢伙也許是這樣。」

「什麼時候回去?」
「明天下午吧。」
「......。」
短暫的相聚,長度未定的別離。
沉默許久,他突然發出了指示。
「喂,你轉過去。」
帶點涼意的手掩住了他的雙耳。
「不准聽啊。」細微的聲音穿過溫度而來。
明知沒有用的阻擋,徒勞無功的防壁,是他所開的,小小的玩笑嗎?
他深吸口氣,然後慢慢吐出,撩動的氣息撲上他的背。
熟悉的旋律流淌而出,他感覺心頭一緊。
忍住開口的衝動,他靜靜聽著。
無聲的呢喃著歌詞。
生澀的歌聲,幾度失誤,卻還是流暢的繼續了下去。
反覆的語尾由遲疑變得明確。
『...喜歡你。』
那是不能由電話傳達的話語。
就像他對他所唱過的千百次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