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32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懵懂豆丁小亞瑟的日常(LP週年慶☆法╱子英)

 

 

[ 甜美與犯罪預防的日常 ]



 

晨光燦爛,亞瑟揉揉眼睛,與妖精們道早安。

「呵呵~」

一個個的親吻搔的他臉頰癢癢的,笑了出來。

在柔軟的大床上發呆了片刻,他想起下床的第一件事該從換裝開始。

望著無人的房間和床邊的鞋子,他遲疑了一下。

偉大的大英帝國向來是不畏挑戰的。

抓起鞋子,小心翼翼的舉起一隻腳套入。

一個重心不穩,他就漂亮的跌到了地上。

「嗚~」

『沒事吧沒事吧~~?』

看著圍過來關心的夥伴們,他揉揉痠疼的屁股搖搖晃晃的站起,亞瑟鼓起勇氣再次嘗試。

偉大的大英帝國才不會哭呢,就算失敗了三次也一樣。

揉著泛紅的眼睛,他推開房門。

 

明亮的廚房已經蔓延開了早餐的香氣,綁起一頭柔順金色長髮的青年正在裡面一邊哼著曲調一邊靈活的進行調理,自豪的神情宛如在指揮一曲偉大的交響樂。

亞瑟悄悄的潛進,一把揪住男子的圍裙衣擺。

「把拔~」腳邊甜甜的聲音配上笑容,簡直能把人的心都融化掉。

「早安,小甜心,可是叫葛格好嗎?」法蘭西斯也露出迷人的笑容,低下頭給孩子一個早安吻。

「把拔~?」依舊甜美但是卻充滿困惑的表情。

試圖用幼兒語交涉的計畫今天依舊失敗了。

「算了......」只是喪失了眾多搭訕的機會了,以愛為人生宗旨的法國「爸爸」在內心默默悲泣。

 

下午茶時間,還有甜點總是小孩子最期待的時刻。

今天亞瑟也戴上他最喜歡的小兔兔圍兜兜等待著。

端上桌的是香甜滑嫩的布丁,在盤中晃動的模樣讓人食指大動,一旁還相當專業的裝飾著鮮奶油。

嚐了兩口,敏感的他卻發現到了某些事情,於是停下了享受的動作,啪搭啪搭的跑了出去。

「把拔~」

正想悄悄溜出去採買,卻在玄關被埋伏者堵上了,手中還拿著湯匙。

泫然欲泣的綠色眼睛正盯著他看,一秒、兩秒、三秒...

嘆了口氣,他再度敗下陣來。

「要出門的話,就去把你的外套換上吧。」

偉大的大英帝國真的是不會哭的,一切都是無心造就的戰略成果。

於是五分鐘後他無奈的牽著一隻過度興奮而顯得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出門。

 

而且理所當然的無法阻止他往充滿大量可愛動物的寵物店衝去。

抱著麵包和牛奶趕上來的法蘭西斯看到的就是亞瑟被兔子包圍的景象。

手裡抱著一隻,還有隻正從他的連衣帽裡探出頭來,甚至身後還跟著幾隻在抓他帽子垂下的耳朵。

哎呀呀,這可不妙極了。

「唉呀,真是可愛的小兔子們。」甜膩的聲音和香氣一同飄來。

「您是他的哥哥嗎?」美豔的店員小姐貼近過來,語調中也充滿挑逗的風韻,簡直是天大的好機會。

「是...」正想回答的時候,玩的不亦樂乎的亞瑟已經轉頭發出了致命的稱呼。

「把拔~兔兔~~」

他可以感受到美女的目光陡然冷卻,轉為商業化的打量。

在亞瑟依依不捨的神情和店員的蠱惑下,最後還是抱了兩隻兔子回家。

雖然這個年紀的小孩肯定不會照顧寵物,不過也不會比照顧小孩更麻煩了。

 

「小亞瑟,難道你就不想要個媽媽嗎?」

走在回家的路上,法蘭西斯仍舊不死心的想為自己的幸福進行洗腦計畫。

「馬麻?」

「會抱小亞瑟,給亞瑟親親,還會做好吃的料理阿。」

當然也會給爸爸親親。

「嗯~~~」小腦袋露出了深思的表情,思考良久之後,它伸出小小的手指往上一指。

「把拔、會!」

純真的目光讓某人的邪念一瞬間受到了淨化。

「小亞瑟,你真是太可愛了嗚嗚!」

「唔唔——」莫名被摟的難受的亞瑟發出悲鳴。

過於感動而緊擁著孩子的他還不知道,之後將因為一言之差被稱呼為馬麻很長的一段時間。

 

「把拔——」本應是上床的時間了,小亞瑟卻拖著枕頭推開房門,顯得有點遲疑。

「怎麼了,睡不著嗎?」摸了摸亞瑟的頭,他整了整床舖空出一塊空間。

「枕頭放下,把拔幫你泡杯熱牛奶吧。」得知可以留下來的意思,亞瑟顯得相當開心,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接過溫熱的牛奶,亞瑟一邊呼著氣,一邊小口小口的喝著。

抬起頭,小小的嘴上已經沾上了一圈牛奶鬍子,法蘭西斯不禁失笑,搞不清楚狀況的亞瑟只是一臉疑惑的看向他。

喝完牛奶,亞瑟竟然就這麼在椅子上昏昏欲睡起來。

唉呀,看來今天不用唱搖籃曲了呢。

溫柔的抱起小小的身影,他在額上落下一個晚安吻。

「晚安,小寶貝。」

 

 

[ 天真無邪的殺傷力是十顆糰子 ]



 

他還真是喜歡那個新買的糰子抱枕呢。

雖然說是抱枕,不過比亞瑟的身高還來的大的多,一雙水汪汪的藍眼睛讓小亞瑟對著展示的櫥窗眼睛直髮亮。

於是一回神已經付錢把這個在他看來充滿電波的奇怪玩意抱回家了。

 

雖然小孩子的愛看起來其實有時近似凌虐。

比如揪著上面縫著的呆毛拖著到處走,跟在後面不知說是爬行還是滾動的糰子有時看起來面容會有點扭曲,怪嚇人的。

玩累了就把糰子當作小床,像小山一樣的攀登上去,很快便睡著了。

想把他抱回房裡去睡,兩隻小手在睡夢中卻緊緊揪著糰子不放,於是只好做罷了,還是去拿件毯子來吧。

雖然可愛,不過真擔心他睡一睡掉下來阿。

說著說著,小小的身軀就從糰子上滾了下來。

正驚異的想去救援卻來不及的時候,那雙小手本能的抓住了糰子上謎樣的呆毛。

啪——

那聲音簡直宛如呆毛...不,糰子的慘叫。

落地的亞瑟簡直完全被傾倒的糰子埋住了,而他作為緩衝所握住的呆毛正好好的躺在他的手中。

——只有呆毛。

剛從睡眠中驚醒的亞瑟望著手裡的條狀物,淚眼汪汪的看過來。

「把拔——」

「好好好,別哭阿,把拔幫你修喔~」

 

一小拖著一糰子憂愁的窩在腳邊。

「摸摸,不痛了喔~」

「別擔心,糰子他只是脫毛了而已,很快就會長出來的。」

一邊拿起針線,他一邊無奈的安慰著。

 

育兒真的是件辛苦的事。

 

 

[ 令人顫慄的童話故事 ]


 

 

「把拔~餅乾~~」亞瑟手中端著小盤子,興奮的奔來。

「好好,又是要給妖精們吃的嗎?」小腦袋拚命點頭,眼神中充滿期待。

「那把拔現在去做喔~」正想離開,卻發現衣擺被抓住了。

「亞瑟...也要做!」

抵抗不了太過閃亮的眼神,那就是一切錯誤的開始。

奮力抵抗孩子對稀奇古怪食材和調味料的豐沛的好奇心和挑戰精神簡直是場災難。

不過除了耗費大量時間及精力以外,一切都還在美食家法蘭西斯的掌控之下。

好不容易將麵團放進烤盤,接著就是打理這一陣混亂造成的滿身狼藉了。

滿佈著麵粉發粉蛋汁等林林總總材料的狀態完全不符合法式美學。

「接下來就等他烤好吧,把拔去換個衣服喔~」

拿充滿興奮的守在烤箱旁的亞瑟沒辦法,他只好先處理自己了。

『不能快點嗎~』

『嗯~你們也喜歡那個嗎?那就放一點點進去吧...

烤箱的刻度和內容物成份就這麼屈服於年幼的魔法天才之下了,這可說是無可挽回的悲劇。

「把拔~阿~~」

他完全不明白眼前焦黑到讓人懷疑為何還沒炭化的物體是怎麼回事。

打開烤箱時,他都覺得有股驚人的執念撲面而來,看得他覺得眼睛彷若被燒灼著。

但在孩子滿溢著期盼的眼神下,他還是鼓起勇氣拿起一塊來。

咬下一口。

焦麻苦辣交集的強烈刺激朝他脆弱的味蕾兇猛襲來。

他覺得眼前一黑,接著就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把拔~!」

其實那樣也是種解脫,真的。

 

感受到了沈重的壓力,重的他呼吸困難。

張開眼,一雙極具壓迫感的視線就在眼前。

肥膩的白色身軀及巨大的藍眼睛在陰影的襯托下顯得分外陰寒,不知為何正極近距離的居高臨下望著他。

他花了幾秒鐘從驚嚇中回神,才想起那是亞瑟的糰子。

怎麼會被擺在這種地方?

「嗯嗯...把拔......

正想起身,他終於發現了小小的罪魁禍首。

似乎因為不放心,就趴在自己身上睡著了。

難怪會被胸前的重壓嚇醒。

剛剛他一翻身,差點就釀成人命。

摸了摸留下腳印的脖子,一天遭遇了太多生命危險的法蘭西斯開始覺得育兒也是項危險的事業。

 

 


終於寫完了......(燃燒殆盡)
娘阿腦補N天又憋了兩天了我要去圍觀版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