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法英) Wireless traffic (4)



4.

門鈴急促的響著,他打開門,不出意外的看到弟弟精神十足的招呼。
「嘿!亞瑟!」
陽光般的金髮和笑容幾乎能晃花人的眼。
「真難得你會按門鈴。」
「喔,別這麼說嘛,我偶爾也是會記得的,如果沒鑰匙的話。」
「我就知道...馬修呢?你們是上同一門課吧。」
阿爾弗雷德一下轉為悶悶不樂的表情。
「他被辮子頭綁走了,會晚點到,連著我的鑰匙。」
「...這真難得,不過他有其他的朋友了,你該為他高興。」
「喔,HERO可是很心胸寬大的,才不會計較這點小事。」
然而他的神色看來還是無疑的無法釋懷,進門前還在叨唸著。
「不過他怎麼會傻到不和我同組呢?交給HERO一切都能馬上解決嘛。」
「我倒是為他終於有更接近正確的選擇而高興。」
即使他成績一向不錯,不過他可是相當瞭解這弟弟惹事生非和牽連旁人的能力。
「亞瑟!」

「片場,真酷!亞瑟,你會帶我們去吧?!」
他大幅度的活動和音量讓沙發都彷彿搖晃了一下,又被震回原位。
「我不太確定帶無關人士去好不好...」
「喔,拜託嘛,你肯定可以的。」
充滿好奇心和冒險慾的藍色眼中滿佈著「無論如何我也會想辦法有關」的訊息。
他一向拿這種眼神沒辦法,當然也是由於隨之而來,必然是更多麻煩的警告。
「不過,好吧...如果你們沒課的話。」
「太棒了!沒問題,我會排開所有行程的!」
他誇張的做了個手勢,雀躍的語調讓廚房裡的伊莉莎白也輕笑出聲。
「我會問馬修你們的課表。」
雖然他一向拿弟弟沒有辦法,但可不願讓他得意過頭了。
「喔...」他抱怨了一聲,但顯然不是非常喪氣,腦中似乎已經開始計畫起更古怪的點子了。

不久後,短暫但間隔適當的鈴聲再次響起。
他的另一個弟弟一如以往抱著熊,溫和的嗓音慢悠悠的延展。
「阿...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紫色的眸子幾乎瞇成了一條線,他空出了一隻手調整眼鏡,那隻過大的熊差點滑下來。
他接過那隻熊,險些沒站穩,不知何時,弟弟們長得都比自己還要高了。
馬修表示感謝的笑了一下。
「不用在意,馬修,快進來吧。」
他進來時阿爾明顯的盯了他一眼,又很快撇開了視線。
這種異樣的態度讓馬修顯得相當無所適從。
「你還在介意嗎,阿爾...」
他從巨大的白熊中探出一點遲疑的詢問,頭便又埋了回去。
「沒什麼好介意的。」急促的斷句,手指敲著桌面的節奏試圖更為輕快,卻只讓一旁的羅德里赫眉頭皺起。
他輕咳了一聲,雖然心知完全引起不了笨蛋先生的注意。
「我......」
「好吧,我只是想你也許有想同組的對象了,所以你當然不會介意的,不是嗎?」
似乎感到厭煩,馬修的語氣略為強硬了些。
阿爾驚詫的張大了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半天也逼不出句話來。
他望向亞瑟,好像想要他幫忙解釋這個狀況。
亞瑟卻只是攤手,他來回觀望了一下兩人,說道
「馬修,你願意去廚房嗎?伊莉莎白會很高興你幫忙的。」
「當然好,亞瑟哥哥。」
他放下了那隻熊留在座位上,朝廚房小跑而去,卻沒有試圖再看向阿爾的方向。
於是阿爾只能憤憤的盯著那隻熊,像是牠就是一切過錯的源頭。

不過當菜都上桌,而伊莉莎白終於開始制止阿爾和那隻熊無止境的擊掌遊戲時,馬修的心情似乎也恢復了。
他一把將熊抱入懷中,蹭了幾下,露出平和的微笑。
「你誰阿...」
「馬修喔。」
「真是隻笨熊。」阿爾戲謔的說著,捏了牠的手最後一下,然後躲開揮來的熊爪。
「別這麼說熊吉先生啦。」
「我記得你上次是叫熊太,笨楓葉。」
「是阿,我記得你連家裡的鑰匙也沒帶。」
他攤手,宣告投降。

猛地嚥下一大口薯條,阿爾以混著可樂的聲音說道
「咕嚕—嚕—版稅你打算怎麼用?」
「阿爾...!」
無視弟弟的阻止,他提高音量。
「喔,這當然很重要啦,你可不用再擔心我們的生活費了。」
「我和馬修搞了個大計畫,你絕對會大吃一驚的!」
他確定好自己的眼神祇流露出恰到好處的不予置評,流利的回答道
「希望如此,我可不希望那成了另一筆額外的開銷。」
「噯呀,放心啦,我可是HERO呢!」
「你也許可以考慮下旅遊,探親?」
他不快的皺起眉,略顯焦躁。
「我想我提過,你們的哥哥只有我一個,那就夠了。」
就像他也只願承認家人包含兩位弟弟一般。
「好吧,其實我也覺得你該去更多陽光的地方,最少比窗戶能照到的多點。」
「看看吧...我想,我得先處理一個新的廚房。」
談起方才的災難,席間又再次充滿了新一輪的笑聲。
羅德里赫做的甜點更是派對的高潮。
這樣很好,他難得在正常的時間睡去,安穩無夢。

如果能就這樣毫無改變就好了。
平順的時間寧靜的流逝而過。
泡茶的同時,他突然想起,望向窗外。
不出預料的對上一雙藍得慵懶的眼,微微澄澈的,透著懷念的海的色彩。
...那肯定是玻璃的霧氣造成的幻覺,他想著待會該來好好擦過。
那人揚起手邊的咖啡壺,故作驚訝。
連揮手都顯得多餘吧,正想撇開視線,他卻放開了握把,指了指眉毛。
修長的指頭沿著直挺的鼻樑下滑,對上唇瓣,勾起調侃的弧度。
連眨眼的定格都帶著色情的味道。
一個失神,茶几乎要溢出杯緣,他猛然停下,揪緊的桌巾卻還是讓茶灑落了幾滴。
褐色的茶漬漫開來,待洗的紋樣如同無法挽回的心情一般沈滯。
他不快的拉上草綠色的窗簾,卻又感覺失去氣勢,不久便將它拉開。
對面的窗戶傳來低緩的笑聲,俯身的同時金髮晃動,更增添了他的煩躁。
如果要說比陌生人更麻煩的,肯定就是鄰居。
特別是由麻煩的陌生人進化而來的一支。

---------------------------------------------------------------------------------------------------------------------
家裡蹲發言。(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