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32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法英) Wireless traffic (5)




5.


如果有人問他們是怎麼發現彼此的,那肯定是由於天生對應的敵意雷達。


今天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
雖然他該死的必須出門。
他碎唸著接近咒罵的抱怨並拉緊了大衣,調整他略舊卻仍顯光潔的皮鞋,即使他已經在門邊重複同樣的動作有相當的時間了。
不過他似乎覺得自己顯得還不夠跼促不安,不斷想讓他的儀容和自己一樣顯得不合時代與僵硬。
這當然不代表他想在氣候惡劣的時段體驗人生,而是基於許多估計與可能性。
出門的理由不算糟,但讓他煩憎的原因很多。
比如從對面漫步出來的傢伙。
該死...他早就覺得不對,聞到咖啡香氣時就有所預感。
他看到了他,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眼神,朝這走來,有點像是微笑,卻又難以辨認。
他只好面對必須和這傢伙打招呼的事實。
他們的距離不算很長,但特意移動又顯得怪異,於是他只能裝作漫不經心,以視線的餘光打量他。
整體而言,他算是個非常好看的男人,看來充滿自然的時尚感。
他在這天氣中還束起了頭髮,滑順的絲綢緞帶在他身上卻顯得隨意,耳際的線條也像在凸顯圍巾的色澤。
除去打理仔細的鬍子的話,也許會年輕很多歲。
雖然不是極度女性化的相貌,不過雕塑一般流暢的輪廓使他顯得有些中性,確知仍會疑惑的那種。
下巴的鬍渣也許就是為了突出這點。
他心懷惡意的想,感覺憋在胸口的悶氣略為疏通了一點。


藍色的眸在早晨的霧氣中顯得有些冰冷,但細望就泛開成薄紫的光,帶著幻惑的氛圍。
他大方放送適合在每個街道上搭訕女孩的笑容,語氣柔和。
「早安,粗眉毛。」
「你好,鬍子...先生?」
他平穩而堅定的吐出敬稱以外的每個字節。
附帶確認他身體的每一部位都和自己保持足夠的距離,往後退了一點。
他聳肩,以視線輕快的巡視他的審慎。
「別這樣,只有這裡我必須承認,哥哥的魅力點並不像你那般渾然天成。」
「或者說,你也正考慮去做個修容手術?」
他顯然覺得被惹毛了的英/國人比平靜的英/國人要來的有趣,而且也成功獲得了一個。
他怒目瞪視他,翡翠般的瞳彷彿就要燃燒起來。
急速卻絕對清晰的火星從齒間迸出。
「去你的鬍渣混蛋。」
然後憤然的邁向另一個方向,因為轉向過急甚至還差點撞上一旁的路燈。
喔,還好不是又來一拳。
他相信剛剛在那片怒放的綠之中絕對看到了這個選項。
看來他清醒時的理智還是稍微值得信賴。
他顯然對自己試圖揣摩鄰居底線的行為毫無悔意。
此刻他想起不知哪本描述英/國人的書的句子——他其實不太看這類愚蠢的分析書籍,親自感受更加有意義不是嗎?
『稍微屏棄虛偽的禮儀包裝,這是他們表達親暱的方式,我們要學著接受。』
以能輕易使他說出那些他平常、或者本來不願說的話來講,他們看來已經相當親密了。
口袋中傳來微顫的騷動。
......我馬上到妳身邊,親愛的。」
以法語接起電話,他愉快的轉向相反的方向。
皮鞋在石板路上的響聲如詩,如歌劇。
他輕輕哼起小調。


「那個無禮的、該死的法/國混蛋。」
他開始後悔為了種種考量不在更早的時間出門。
天知道那短暫的片刻他說服了自己多少次:
『冷靜!你已經不是愚蠢,或者莽撞的中學生了。』
『想想像個成熟大人一點的處理方式。』
——他得到的最成熟的結論是,如果多碰上幾次,也許他就會開始籌劃起如作品一般的殺人手法了。
啐!人生怎麼能因這種花俏的蠢蛋而扭轉。
略快的腳步已經穿越了大半公園,紛紛飛揚的鳥群中,他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啊,是你啊。」
劃開大片白色而顯露出的漆黑身軀異常從容,牠漫步著靠近亞瑟,以尾巴輕輕掃過他的褲管。
他伏低身子,對望那雙滿溢著傲氣與慵懶的眸子,一點也不在意衣服是否會沾上毛髮。
「今天過的好嗎?...別再捉弄那些可憐的鳥兒了。」
發出模糊的咕噥聲,牠帶著輕蔑回望了一下雪白的鴿群,便擺擺身子走了。
唉呀,今天還是沒摸到呢。
牠回頭,露出了似是思索的表情,走回來頗為自然的輕啃了一下他伸出的指尖。
微弱的溫度彷彿絲線一般滲入心裡。
「祝我好運嗎...謝謝你。」
躲過撫上的指節,牠又邁開了步子,輕緩搖擺的尾巴像在說著「別在意」。


靠近那棟熟悉的建築物,半新半舊的設計風格和略顯剝落的漆色讓他終於定下心來。
由於羅德里赫的缺陷性,如果臨時有事,他往往會選擇直接到出版社找他。
想著今天得面對不熟悉的人士,他深吸了口氣,才繼續走近。
然而他一下就望見了站在門口,神情慌亂的伊莉莎白。
「亞瑟!你終於來了!」
「我想我應該是沒遲到?...雖然路上的確遇到了點事。」
「不是那樣...我只是想告訴你,導演因為胃潰瘍入院了...今天的會不知道還開不開得成。」
「這麼突然?!」
「工作人員好像有些也去了...不過片場的人已經到了,現在正在裡面呢。」
「到了的話就進來吧,會議會照計畫舉行。」
羅德里赫慢悠悠的走近門口,冷靜地道。
他這時才注意到會議室似乎就是最靠近門的那一間,而伊莉莎白擔任了相當顯眼的路標。


他們一同走進那間不算厚重的會議室大門,裡面已經坐了三個男子,表情都不算好。
一個看來非常瘦小,而且不斷東張西望,感覺有些神經兮兮,似乎不用人碰就隨時會突然從椅子上顫下來。
另一個帶著眼鏡,在他們進來前似乎正專心致志的研究著眼前的資料,唸唸有詞。
但當他們進來後,他便站了起來,不過首先開口的卻是一旁的褐髮男子。
「你好,您就是亞瑟.柯克蘭先生吧。」
他伸出手,表情相當和善,具備著那種讓人一見就能放鬆下來的氣質。
「非常抱歉,除了特定的工作人員——這真是相當不幸,老闆也有事不能出席,所以就由我們三個代表。」
「我的名字是托裡斯.羅利納提斯。」
「我是愛德華.馮.波克。」
「萊、萊維斯.加蘭特。」
他們的共通點大概只有臉上都掛著莫名的陰霾,而且在提到老闆的話題時有加深的趨勢,眼前這位一瞬間糾結的表情甚至讓他覺得他就要步上導演的後塵。
那顯然是位相當難纏的上司,他莫名的為了不需與他會面而感到慶幸。
願神保佑他們。


---------------------------------------------------------------------------------------------------------------------
又登場了角色,因為不很熟所以姑且採用LP的譯名表...
請相信我配角們的戲份不會很多好麼...(掩面)我真的沒有用他們擠掉法英進展的意思.....
不過工作加考試修羅加上我沒梗了(真相)所以更新會開始很飄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