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85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法英) Wireless traffic (6)



6.

陸續又到了一些人,他們一群人坐定,開始翻閱起印好的文件,上面略顯空洞的列著製作公司及暫定人員的名字。
畢竟一切都還是開始,他想。
他從最前面開始看,一些無法聯繫的人名紛亂的進入他的大腦,感覺很快就將由另一端流去。
不過他最少記住了那個悲慘的導演名字:路德維希.貝什米特。
既然尚無緣相識,那麼他應該不用在自己空洞但自得的行程中排入探病的選項。
不帶多少感慨的這樣想著,然後他很自然的把注意力移到了同姓的基爾伯特.貝什米特身上。
此時伊莉莎白發出了驚人的聲響,沉浸在文件中的他們都被嚇了一跳。
那是平底鍋掉落的聲音。
他並不清楚她平日會隨身攜帶這種東西,羅德里赫似乎也是,因為他皺緊了眉,似乎在考慮如何詢問。
「抱、抱歉,先生...可是這實在......」
她剛剛還拿著筆,扭曲的痕跡因剛剛的意外延伸出去,但還能看出令她受到如此打擊的源頭。
他們的注意力匯聚於同一點上,就在他剛剛望到的那一行。
然後就聽到羅德里赫難以置信的驚嘆聲。
「編劇?」
這兩人失儀且古怪的反應讓他忍不住開口詢問。
「你們認識?」
「是的...我認識那位笨蛋先生。」
他遲疑了一會,似乎是在考慮如何形容。
「平心而論...那真是相當令人感到遺憾的事。」
這對羅德里赫來說已經是少見的極端評論了。
言下之意不知是指他的工作——或者是認識他這件事本身,但他覺得也許兩者都有。
因為伊莉莎白已經像警戒的貓一般肅起毛髮,喃喃道:
「不...不...那根本就是災難。」
當回神之後,她很快開始咄咄逼人的質問著那三位代表。
「你們真的不考慮換人?」
面對伊莉莎白質問的口氣,小個子萊維斯瑟縮了一下,雖然沒有躲到愛德華身後,但整個人顯然相當不安。
「也許沒這麼嚴重......兩位認識他也許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不該妄下評斷。」
托裡斯以誠摯的語氣說道,亞瑟有點被說服了,而羅德里赫垂下視線,沒有回應。
「當你看過他——或他的作品就不會這麼想了。」
「如果你不想毀了這部戲的話。」
望了亞瑟一眼,她的語氣異常的果決堅定。
「我們不能決定......」
「那就找能決定的人來!」
其實他還未從驚異中反應過來,伊莉莎白會這麼有攻擊性實在相當少見,畢竟她在羅德里赫面前一直會是個及格的淑女。

門傳來巨響,與其說是推——那很顯然是被踢開的。
銀髮紅眼的男子狂傲無禮卻又理所當然的登場,頭上還頂著一隻有些過度肥胖的小鳥。
在眾人的目光中牠撲了撲翅膀,卻因重量無法負荷,浮空不久又跌了回去,讓這樣的場面瞬間滑稽了起來。
他那雙張揚的眼睛彷彿校閱一般銳利的掠過眾人。
「沒開多久已經火藥味這麼重啦?快點打完本大爺還要帶著小菲利回去看阿西。」
慢了半個音節,他也發出訝聲道:
「啊?蠢女人和小少爺?怎麼會是你們?」
「基爾伯特。」望向門口,伊莉莎白緩慢的拉長了音節,對著那人露出了相當驚人的表情。
那是種混合了殺意的極致甜美,然後,她拋出了平底鍋。
「這是你的陰謀是吧......你到底想妨礙我和先生到什麼地步啊啊啊啊!!」
「ve、ve、基爾哥哥你不要死阿~~~!」
隨著那人的倒下,他身後頭髮微妙翹起的男孩露了出來,抱著他——
原本他似乎是這麼打算的,不過顯然他無法承受那人的重量,於是他悲慘的倒到了地上,頭部接受第二度撞擊。
他徒勞無功的捧著那隻被波及的小鳥,驚慌的哭泣。
「沒、沒事,別擔心小菲利,本大爺是有練過的...唔噗~~~」
他試圖鼓起氣概安慰他,不過語尾噴出血沫的舉動似乎只有使他更加驚慌了。

一陣混亂過去...所幸還沒弄到又將有人送醫的程度。
羅德里赫順利的安撫了伊莉莎白,她瞪視了基爾伯特幾秒,然後便別過頭。
托里斯的臉上一瞬間又浮現了胃在抽搐的反應,他試圖再度擠出微笑。
「基爾先生...你不是送路德先生去醫院......」
顯然他也覺得眼前的這傢伙——騷亂的主角不回來,會對會議的進行更有幫助。
「阿西那傢伙堅持得很,硬是要本大爺回來開這鬼會。」
「不然在那陪小菲利...不,阿西多愜意阿。」
隨意的說著,隨後基爾伯特那雙銳利的眼睛才瞇向他打量。
「你就是那個大作家?叫什麼...阿瑟.衛思禮的?」
「是亞瑟.柯克蘭。」他皺起眉,不悅的答道。
「啊~隨便啦,反正本大爺把那本書看完,然後寫出熱血激昂的驚世劇作就好了吧。」
「基爾先生...不好意思,也許你該到一旁好好休息。」
愛德華試圖把基爾伯特架離這裡,但受到了掙扎。
咚的一聲,萊維斯顫抖的放下花瓶,他們三個很快消失在門外。
托里斯一手捂著胃,以身體擋住門的方向,態度非常自然,笑得仍然溫暖和煦。
「不好意思,柯克蘭先生...請不要在意。」
...感覺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場景。
他正極力保持鎮定自若,於是決定換個話題。
「......我想我也許稍微瞭解狀況了,那麼那位是...」
他望向那個已經破啼為笑的孩子,他並沒有同樣受到放逐的待遇。
「啊,那位是菲利奇亞諾・瓦爾加斯先生,是我們的美術指導。」
菲利奇亞諾看起來還像個學生,就算說是大學生也有些令人遲疑,伊莉莎白已經忍不住捏了他白嫩的臉好幾次。
他以帶著軟糯的嗓音雀躍的說著:
「...我已經畢業了喔,不過第一次工作就能和路德...還有基爾哥哥合作,我好高興!」

能力未知,不過顯然胃受到相當試煉的導演,無論傳聞或見面都讓人無法放心的編劇,還有初出茅廬的美術指導...
他對這個製作組的信任程度已經降到了新的低度。
他顯然不該報以太大的期待...無論選上他作品的理由是什麼,顯然都無法掩蓋這也不過是個低成本小製作的事實。
捂著額際,他不可否認有些失落,不過正在試圖調適。
會議就此結束,不知是否由於不想碰上基爾伯特,伊莉莎白匆匆帶著羅德里赫離去了。
除了再度趕往醫院的基爾伯特和菲利奇亞諾兩人,剩餘的工作人員在會議室內散漫的討論著一些話題。
這時他拿出包裝仔細的禮物,輕聲說道:
「啊,也到了這個時間了,不介意的話,吃點我親手做的茶點吧,我去泡點茶。」

---------------------------------------------------------------------------------------------------------------------
其實哥哥的運氣不是沒被揍,而是沒被砸司康。
阿西的姓雖然原本設定是不明...不過這裡我姑且讓他和阿普一樣...反正是兄弟嘛

寫了聖誕劇情可是以這龜速的發展進度...聖誕節前應該是跑不到那OTZ(至少還要兩三回吧...)
於是考慮要刪要改還是要不合時節發放(總有一天...?)
惆悵的工作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