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白日做夢。
  • 707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APH] (法英) Wireless traffic (10?)



10.

在陽光的照射下醒來。
身處在不熟悉的沙發與毛毯,以及更加良好的採光中,他顯得茫然。
不久後,猛然回想起所處情境的他挫敗的揉著頭髮。
錯就要怪那沙發太過柔軟,或著是弗朗西斯電話講的太久。
從門外流洩的話音片段,頻率低緩的像是搖籃曲一般。
安撫著缺乏睡眠的大腦與填滿的胃,眼皮也逐漸沈重。

沒叫自己起來,是想讓自己失禮的徹底嗎?
圍裙底下的西裝已經皺的不像樣,頭髮也是令人難堪的睡亂模樣。
比起這些無法挽救的事實,他更想馬上回到自己的空間。
他站起來,四處張望,沒有發現房間主人的身影。
卻在餐桌上發現了一份半涼的三明治以及紙條。
『哥哥我有事先出去了,你要走的話反鎖上門就好。
不介意的話可以吃點早餐。
善待你的胃吧,我誠摯地為它哀悼,作家先生。』
忽略紙條末段諷刺性的內容的話,那份早餐看起來確實足夠美味。
他和吐司中色澤誘人的酪梨醺鮭魚對望了幾秒,終於決定把它當作純粹的善意享用。
他咀嚼著三明治,眼神自然的望向窗戶的方向。
窗台上除了綠意盎然的盆栽外還擺著一本素描本,封面是偏厚的質地。
窗戶並沒有關,本就敞開的紙頁被風吹動著翻來覆去,發出細微的聲響。
這也不算窺人隱私吧...他想著,走近觀察。
頁面都還是空白的,也許才買不久。
關上窗之後他準備闔上本子,才發現第一頁有著極淡的痕跡。
流利而簡略的筆調勾勒出一個人的模樣,窩在沙發中,幾近看不到臉。
他翻到背面,上面用異於花體的潦草字跡撇著昨天的日期。
下面標注著的一行字尤其突兀『喜歡就帶走吧。順便一提,這也是興趣。』
他遲疑片刻,最後還是沒把那張畫撕下來。
當然那並不表示他放棄了自己的肖像權,離開前他抓起放在一旁的鉛筆,毫不顧忌空白的寫下
『感謝招待,雖然紅酒還是比起你的料理來的好多了。
還有,
老子遲早會結束這場遊戲的。』

也許是他神經質的關係,踏上迴旋梯時腳步聲異常清晰,更襯出這棟房子的寂靜。
並非非常昂貴,但古舊中帶點涼意的扶手,慢慢延展出了蜿蜒,輕緩而優雅從容的氣氛。
他的步伐略微慢了下來。卻又因不自覺符合上想像出的,那個人的步調而不悅。
他略為回頭望了一眼這棟相處了第二夜的樓房。
不至於無人居住般地不具生活感,卻彷彿電影佈景一樣無懈可擊的房子。
連缺點都是場景一部分般的理所當然。
連自己也不甚明瞭的啐了一聲。
如果他會被這樣貌似多才多藝實則游手好閒的人騙倒,他就不是亞瑟.科克蘭了。

如果說在這樣的針鋒相對中感到放鬆,那肯定是錯覺。
不過他確實找到了些近來比酒精更能刺激他的事物吧。
他沒有花多少時間回到家裏,甚至沒為待送洗的西裝發愁,便開始書寫字句。
關於作家的殘酷以及一個無辜的——也許沒那麼無辜的鄰居職業模擬與捏造。
傍晚他撥了電話,明快俐落的女聲溢出話筒。
「亞瑟?這個時間真是難得。」
伊莉莎白按下了擴音鍵,羅德里赫平穩的聲音隔著一段距離傳來,古典樂的聲音暫時停歇了。
「嗯,是的,我在聽...你繼續說吧。」
「這樣的設定我沒什麼意見...不過我希望素材不是你在飲酒時收集的。」
羅德里赫的語氣不是特別強烈,不過亞瑟還是感受到了他在演奏時被打擾的不悅。
「那樣的酒館可不是我會去的種類。」
他試圖以傲慢的語氣說道。
「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陪你去喔,雖然我想你會比我更受歡迎。」
伊莉莎白發出了嗤笑聲,稍微脫離了淑女的範疇,羅德里赫卻像是裝聾作啞一般毫無反應。
「謝謝你的好意,我想我有足夠的——想像空間。」
「這可不符合你實事求是的精神阿。」
伊莉莎白補上了一擊,不過似乎沒有要繼續追逼的意思了。
「對了。」
羅德里赫以異樣遲疑的語調提起:
「片場方面的人士似乎想要見你。」
「昨天那些?」
「不,和住院的那些無關,應該算是片場的老闆...吧。」
「......。」
不知該從何問起的他勉強接了一句。
「...好吧,那麼那位大人物找我有什麼事?」
「似乎是關於選角的事吧。」
「這麼快?製作不是還要延上一段時間嗎?」
「昨天他前往探視之後...似乎一半以上的人都不顧醫院的反對強制辦理出院了。」
「總而言之,如果你有空的話就聯絡托里斯吧。」
「你們不去嗎?」
「去了也不會有幫助的,大概。」
「而且伊莉她...」
「既然已經無法挽回,就讓我來徹底扭轉那傢伙的愚蠢...不,扭轉他的脖子吧。」
伊莉莎白以詛咒般令人毛骨悚然的低聲說道,高跟鞋發出的錚亮脆響讓人頭皮發麻。
「...我們可能有段時間會去別人家打擾。」
「......我明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